首页水果街机老虎手机版>手机水果老虎机游戏下载>1956的返点是百分之几 - 袁世凯为不签《二十一条》做过哪些努力(3)

1956的返点是百分之几 - 袁世凯为不签《二十一条》做过哪些努力(3)

2020-01-09 13:47:21 阅读量:411 作者:匿名

1956的返点是百分之几 - 袁世凯为不签《二十一条》做过哪些努力(3)

1956的返点是百分之几, 作者:杂了咕咚

办法之三:以夷治夷

时间还要回到1915年1月18日下午,位于中南海总统府,红木大座钟敲了三下。袁世凯大总统突然接到报告,日本公使日置益要求秘密觐见大总统,这是违反外交的对等原则的,公使对等的应该是外交总长,一个公使直接要求觐见国家元首,是很失礼的。如果是国家大事,要越级觐见,按常规也要派个有特使名号的人求见。日方的这一非常举动,让人大惑不解。就好比咱们平常人家过日子,去熟人家说个事,不可能让一个孙子辈儿的孩子,随便找主人家的爷爷说吧,可日本人就干的出来。

作为弱国元首,袁世凯也只能出来支应,他叫上了一直与日本关系不错的外交次长曹汝霖。日置公使见到袁世凯以后,略作寒暄,便递给老袁一个文件,说是天皇带给总统一点儿东西,并说:“这是日本为了谋求中日两国永久亲善和平,所做的工作,希望贵总统能体谅我等切切之心,请过目后从速裁决答复。” 此时,身为总统的袁世凯如果拿起来就看,属于国家的最终行为,不可能再有回旋余地了。假如你看了确回答不了,则有失国体和总统威望,如果没考虑清楚就匆匆作答,后果不堪设想。但如果拒绝不接,就会伤及两国关系,这不是袁世凯希望的。虽然袁大总统不知道这份文件里写的是什么,但经过多年江湖历练的他,具备了常人所没有的机警,他并没有打开观看,而是一边递给身旁的外交次长曹汝霖,一边说:“这是外交部的事,就交给外交部来处理,不便直接干涉。”

看到袁大总统没有阅读文件,日置公使有些失落,也只能接受现实,但他接着提出了一个日方的要求,希望中方对此文件内容严守秘密,绝对不可以外泄,做到天知地知,你知我知,否则后果会很严重。尽管日本公使的态度让人不快,但这个要求也无可厚非,袁世凯同意了。

等日本公使和曹汝霖都走了,袁世凯仔细看了二十一条,对日本侵吞中国的狼子野心非常震惊。日本在英法等列强都投入世界大战的时候,跳出来要挟中国,其心可诛!自己如果答应这样的条约,袁大头的名号岂不会被叫成冤大头?恁这个龟孙儿!

经过彻夜长考,一大早袁世凯就叫来了自己的智库,一起逐条合计了合计,虽然身为陆军总长的段祺瑞主张不惜武力解决,但段总长也明确回答老袁:如果打起来,咱们只能支撑48小时。看来爱拼不会赢。于是决定用谈判的外交策略解决此事。

接着就是具体操作,除了确定谈判人选,派出人员四处打听消息事情外,袁世凯自知中国国力不济,国际地位低下,跟日本单打独斗必会鼻青脸肿,所以找帮手帮忙是很关键的。不用一起动手,拉偏架就行。哪怕给说和说和也中!

1900年以来,中国已经像块手抓饼一样,被列强撕着吃了,其中俄、法、英在中国的利益与日本并驾齐驱,身临其中的袁世凯是最明白不过的,如果日本想独占中国利益,这些国家一定不会同意。所以他判断,日本方面一定没有把条款的内容透露给其他国家,否则,日本公使也不会反复说:一定要保密。悄悄滴进村,打枪滴不要。围棋里常用一句老话:“敌之要,乃我之要。”日本越希望保密,咱们就越要让它成为世人皆知的秘密。于是老袁派出宣传员,到各小区活动。

俄国一直对中国欲壑难填,而且十年前日俄两国因为争夺满洲和朝鲜的利益,在东北打了一年多的日俄战争。当时失败的俄国,逃回家之前,咬着后槽牙,扔下一句:我会回来嗒---!所以,外交部就兴冲冲地把消息点给了俄国,等着俄国发飙。俄国当即又是拥抱又是“哈喽少”,对中国表示同情,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袁世凯发现,中国很傻很天真,俄国实际上根本不阻拦日本。他们更希望中国人完全接受日本人的要求,这样他们也能按同样的标准向中国提要求了。他们才不顾及什么国际人道主义的陈词滥调。我的是我的,你的也是我的。况且还是个自己不用出手,就能渔翁得利的好机会。

而法国正跟德国打得焦头烂额,哪有时间罩着在远东的中国人。况且,法国在中国的利益是其他几国之中最小的,跟日本的关系也不错,所以针对日本的无理要求一直不言不语,仿佛突然得了选择性耳聋一样,在一边儿犯病去了。

英国是当时的世界带头大哥,所以袁政府很关心英国政府的态度。如果有老大撑腰,做小弟的受了欺负的话,可以略略直直自己的腰了。英国在华利益最大,二十一条的谈判初稿对它的利益损害也是很大的,同时,英国驻华大使朱尔典跟袁世凯友谊深厚,有三十多年交往了,他个人一直关注并暗中力挺老袁。实际上,日本在向中国递交条约文件之前是跟英国沟通过的,英国毕竟是世界老大嘛。但内容比较含糊,而且并非全部,隐瞒的部分(第5号条约,前文已述)恰恰是最表脸的部分。当英国知道全部内容后非常恼火,日本竟拿自己当傻子耍,不过鉴于战争期间,而且英日两国有同盟条约,不好明着翻脸,在暗中向中国传递出可以拒绝日本无理要求的态度。如果日本坚持,我大英帝国自有办法解决。但就在此时,出现了意外,英国殖民的新加坡发生了兵变,由于一战,在新加坡的英国驻军太少,无法平息兵变,英国政府只好求助日本舰队协助平息了此事。这件事,使陷入一战的英国政府明白了自己在远东鞭长莫及的现状,改变了先前的态度,反而劝中国做小强,要忍耐。除了拒绝太过分的条款外,千万不要用武力对抗(签约前,段祺瑞已经连续不断的调兵三周了)日本,中国最好还是:“暂时忍辱,只要力图自强,埋头苦干。十年之后,即可与日本一较高下。”无疑,这对袁政府打击不小。

在这次二十一条谈判期间,美国的所作所为,给北洋政府带来了些许安慰。当时的美国还是世界政务的一股新生势力,他们一边闷头发大财,一边用自己的价值观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。他们在国际事务上自觉“年轻而弱小”一直游离于当时世界中心(欧洲)之外,不过,他们对中国还是很关注的,他们是第一个在国际上承认民国政府合法地位的国家。这一次,由于他们开始并没有加入一战,所以对中国政府的窘困要比其他列强更上心一些,他们始终是站在了中立的立场,并在日本打算正式向中国发出最后通牒的时候,劝告日本要“忍耐和相互宽容”(这在当时的背景下,已实属难得),但美国政府也许没想到袁政府已经在日本的压力下,扛不住了,提前向日方非正式的表示了签约的可能性。美国的劝告来晚了。不过,美国在整个事件中,也发挥了一些作用。

1月22日,美国公使芮恩施了解到了日本的无理要求,虽然他不知道细节,但他知道程度,因为一位交好的中国总长向他哭诉了日本的野心(由于保密原则,总长并没有透露细节)。这使得美国公使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,刚好《泰晤士报》驻北京记者威廉•亨利•端纳来拜访他。作为公使,他不能说更多,只是暗示:“如果你四处看看,你就会发现发生了某种事情。”作为新闻记者,嗅觉是最发达的,立刻就闻着味儿行动了。瑞纳与中国财政总长周自奇关系不错,于是他立刻拜访了当时休病假的周自奇总长。虽然彼此是朋友,但瑞纳也无法确定,周总长能不能违反原则,将条约的内容告诉自己。见面难免寒暄,但见面不是为了寒暄,明明很熟悉,相对竟无语。彼此知道对方要说什么,而且一个愿意听,一个愿意说,屋子里却突然出现了安静,这个安静实在太厚重,厚重得无法一拳击碎。这时候端纳头脑的灯泡亮了,叮的一声,想出一个办法,他把日本可能会对中国提出的要求逐条写下来,然后要周自齐在那些不对的地方用铅笔点一点,没有写到的地方画些图形之类的非文字提示。就这样,一张夹杂着上古图形文字的英文条约,诞生了。虽然还是不全,但文字间透露出的杀气,已撕破古老的北京城。

瑞纳感觉到了巨大的新闻价值,为了进一步确认,他马不停蹄,接着拜访了袁世凯的政治顾问乔治•莫利循。莫利循也是记者出身,也曾供职在《泰晤士报》,两人的关系自然是没得说,但莫利循的位置是不可能主动将国家机密提供给瑞纳的。当瑞纳提出要了解二十一条的内容以后,莫理循带着一种不寻常的神情看着端纳,说“请原谅,我得去书房一会儿。”但这时莫理循把桌上的一堆文件整了整,端纳一直注视着,突然,莫理循的手在中间的文件里停了一会儿,随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办公室。端纳心领神会,立即向办公桌走去,直接翻到了莫理循的手停留过的文件,文件是条约全文的副本,瑞纳将文件的内容记录下来(说明下:让莫利循确认的故事细节应该是后人揣测的,因为当事人是不可能承认或说明的。但事情是有的,这可以找到文献佐证)。这时的瑞纳让我想给他起个新名字:瑞纳责成。

拿到条约全文的瑞纳立刻给《泰晤士报》总部发去电报,但结果却出人意料,瑞纳等来的不是《泰晤士报》发表的新闻稿,等来的是上级的斥责,说瑞纳夸大事实,哗众取宠。那时的电报电话费很贵嗒,不远万里花钱骂人也是醉了。原来《泰晤士报》接到端纳的来电后,非常重视,立刻与日本使馆提供给《泰晤士报》的条约内容经行比对,结果差别很大。但他们哪里知道,日本给的内容是删节版的,媚娘的胸已经被切下去了。

没时间伤心的端纳,急于将条款公布于世,又火速将这一重要信息透露给了美联社驻华记者摩尔,然而摩尔也是苦命人,得到了同样的结果,因为日本驻华盛顿大使说消息是假的,very,very的假。此时的瑞纳像拿着璞玉找不到识玉之人的卞和。端纳只好又找到《芝加哥每日新闻报》驻北京记者纪乐士(这个名字的译文很奇怪,我没有找到原文。有高手可以指点我下),把消息告诉了他,纪乐士一字未改将整条消息发回报社。终于,《芝加哥每日新闻报》通栏刊登了条约的全部内容。真相由此大白于天下 ,举世哗然,“日本封锁世界舆论 , 不让中国官员讲话的企图破灭了 。”4月1日,东京的半官方报纸《日本邮报》也不得不登载了英文版的二十一条全文。

袁世凯借助外力的以夷治夷的办法,也是弱国外交中没有办法的办法。从整体上看,还是有一定作用的,但确实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。在谈判初期,袁世凯对自己的危机公关的效果,还是持乐观态度的,他曾这样对美国公使说:“嗡嗡叫的蚊子弄得我睡不好觉,但他们还没有把我的大米搬走,因此我还可以生活。”但后来,看到欧洲那边的战争并没有结束的可能,各国顾及不到中国,日本又不断增兵逼迫,袁政府最后也只好在悲愤中签署了二十一条(《民四条约》)。

签署条约后,袁世凯向政府百官发了密谕,视二十一条为奇耻大辱,要大家一定发愤,不能让日本侵占中国的阴谋得逞。他把签署日5月9日定为了中华民国的国耻日。可以说,二十一条的签订,是中日历史沉重的一天,同时也为后来二站时期日本的侵华战争埋下了伏笔。

在中国人民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,回顾这段历史,使我们能勿忘国耻,珍惜和平。